快捷搜索:

第一次干农活

“我的天,这压水也太累了吧!”“我的个乖乖,这猪圈也太脏了吧!”……

去年寒假回老家前,我的心中充溢愉悦,想象着“村庄子四月闲人少,才了桑蚕又插田”的浪漫田园生活。可到了才知道:想象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。

第二天鸡叫头遍,我便万分不甘愿宁肯在老爸的威逼下爬出温暖的被窝,在老爸的安排下去干农活。

义务一:压水。听到这个义务,我长舒了一口气。虽说我体格不算壮实,但好歹我也是三年级的门生了,这种小力气活我照样可以的。这种动机刚露面,就被那比我高一个头的水桶一脚踢开。我走上压水台,气沉丹田,两手紧握压水器那布满红色铜锈的手柄,两臂发力,双腿微曲,扎好马步,心中默数:“one,two,three!”同时将手柄微向上提起,然后猛得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往下压去。牙齿牢牢得咬住红通通的嘴唇,双目紧闭,不出声。只听“嘎吱——”古老的压水器在用嘶哑的喉咙叫着,听得我耳朵生疼。不过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用了吃奶的劲儿压下去,居然只压出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一缕缕水丝!气煞我也!

不过,咱可是智慧伶俐的文化人。我拿了个小板凳,再拿上一根粗麻绳,将麻绳一头绑在手柄上,一头绑在凳子上,这样一个简单的跷跷板就完成了。坐在上面一上一下,一路一伏,这样便轻松了许多。

义务二:喂猪。我的确要哭了出来。这臭味儿,就算是躲到海角天际也能闻到呀!我望而却步。

“老爸,你说什么我也不会进脏、乱、臭的猪圈的。你是要行刺你儿子呀,都说虎毒不食子呀!”我义正言辞,语调煽惑感动。一边对着猪圈比画,一边捂住鼻子。可是,老爸早已回到床上和周公下棋了,只留我一小我在风中……

我可是须眉汉大年夜丈夫,谁怕谁!我挽起裤腿,戴上口罩,踮起脚走到猪圈里。忽然,我逝世后响起“呼噜噜——”的声音。我听了,一害怕赶快把猪食倒进卡槽里。便蛇皮走位,落荒而逃。我转头一瞧,原本是一头猪在睡觉打呼噜。虚惊一场!

“每一粟,便思稼苦;每一肉,便思养辛;每一衣,便丝纺累。”第一次干农活,终于让我理解了这句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